家庭农场主的俏皮变身

我叫李开宝,荆州市荆州区八岭山镇北湖桥村人,今年50岁。十八大召开以来这一年,我身家变了,成了荆州第一个家庭农场主,流转农田1721亩;身价涨了,农田一年毛收入350万元,纯…

湖北日报讯
我叫李开宝,荆州市荆州区八岭山镇北湖桥村人,今年50岁。十八大召开以来这一年,我身家变了,成了荆州第一个家庭农场主,流转农田1721亩;身价涨了,农田一年毛收入350万元,纯收入100多万元。乡亲们笑说,这一年,我变成“土豪金”了。
2010年前,我一直靠开农机配件小卖部和种点责任田为生,年收入两三万元,日子也过得自在。可看到周围青壮劳力外出打工后,不少地撂荒,心里开始骚动。2010年4月,我与同村几名农机手,成立了荆州区八岭山镇宝均富民农机专业合作社,将那些没有劳力农户的责任田接过来自己种。2011年接了70亩田,每亩纯赚500元以上。2012年,我以每亩700斤稻谷作为年租金,将流转田增加到851亩,一年纯赚32万元。
我尝到了多种田的甜头。今年年初,中央1号文件提出支持家庭农场发展,我又从本村123户农户手中流转800亩地,成了“大地主”。
4月8日,我高兴地从荆州区农村经济管理局领到了“001”号荆州市家庭农场证书,成为荆州市第一个家庭农场主。5月份,又完成了工商注册,成了荆州市第一个农村土地经营主体。从10几亩地的农民到拥有近2000亩地的农场主,老婆都笑我“一夜做梦笑醒好多回”。
这几天,我的280万斤粮食全部入库,所有卖粮款一次性打进账户。几百万斤粮食运到粮站要多少车呀,粮食部门在我这儿专设收购站,还把一个占地15亩的粮库拨给我应急。
这一年,我的家庭农场资产已增至250万元,大型耕整机、收割机、插秧机、机动喷雾器足有36台套。
机械化提高了劳动效益,政府的支持更是雪中送炭。
今年4月,水稻育秧时节突遇寒潮,3万多盘秧苗成了一堆枯草,种子、化肥损失10多万元。这时,农技专家驻进我家,辅助我育苗赶种;农资部门免费送来18吨肥料;农机部门从外地采购插秧机,还给我3万多元的农机补贴;么时防虫,么时防病,么时灌水,农技专家隔三岔五地就到田里转。
粗略一盘点,今年,我的家庭农场纯收入达100万元左右。流转户也赚了个盆满钵溢。我隔壁的黄志荣,13亩责任田转给我经营后,两口子放心在外打工,月收入近5000元;老爷子在我田里做工,一天150元;我按每亩700斤流转金交给他9000斤稻谷,按每斤最低保护价1.32元计算,收成近1.2万元,加上国家给他每亩110元的种粮补贴共1130元,他一年农田收入就有1.3万元。
前两天,村支书找我,好多农户都要像黄志荣那样出门打工,又有几百亩地要我接手经营;还有近千亩水面给我种水生蔬菜,照这架势,明年我的家庭农场可能要达到3000亩。
三中全会提出,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,给我这个农场主吃了“定心丸”。
现在,我想投入资金改善农田基础设施,但靠自有资金远远不够。贷款吧,农用地不能作为资产抵押,挺苦恼的。新的一年,政府能不能出台一些倾斜政策,支持家庭农场农田基本建设和新型经营主体的融资?
讲述:李开宝 整理:记者 刘胜萍 罗序文 通讯员 肖晓波 作者:刘胜萍 罗序文
肖晓波

我叫李开宝,荆州市荆州区八岭山镇北湖桥村人,今年50岁。十八大召开以来这一年,我身家变了,成了荆州第一个家庭农场主,流转农田1721亩;身价涨了,农田一年毛收入350万元,纯收入100多万元。乡亲们笑说,这一年,我变成土豪金了。

2010年前,我一直靠开农机配件小卖部和种点责任田为生,年收入两三万元,日子也过得自在。可看到周围青壮劳力外出打工后,不少地撂荒,心里开始骚动。2010年4月,我与同村几名农机手,成立了荆州区八岭山镇宝均富民农机专业合作社,将那些没有劳力农户的责任田接过来自己种。2011年接了70亩田,每亩纯赚500元以上。2012年,我以每亩700斤稻谷作为年租金,将流转田增加到851亩,一年纯赚32万元。

我尝到了多种田的甜头。今年年初,中央1号文件提出支持家庭农场发展,我又从本村123户农户手中流转800亩地,成了大地主。

4月8日,我高兴地从荆州区农村经济管理局领到了001号荆州市家庭农场证书,成为荆州市第一个家庭农场主。5月份,又完成了工商注册,成了荆州市第一个农村土地经营主体。从10几亩地的农民到拥有近2000亩地的农场主,老婆都笑我一夜做梦笑醒好多回。

这几天,我的280万斤粮食全部入库,所有卖粮款一次性打进账户。几百万斤粮食运到粮站要多少车呀,粮食部门在我这儿专设收购站,还把一个占地15亩的粮库拨给我应急。

这一年,我的家庭农场资产已增至250万元,大型耕整机、收割机、插秧机、机动喷雾器足有36台套。

机械化提高了劳动效益,政府的支持更是雪中送炭。

今年4月,水稻育秧时节突遇寒潮,3万多盘秧苗成了一堆枯草,种子、化肥损失10多万元。这时,农技专家驻进我家,辅助我育苗赶种;农资部门免费送来18吨肥料;农机部门从外地采购插秧机,还给我3万多元的农机补贴;么时防虫,么时防病,么时灌水,农技专家隔三岔五地就到田里转。

粗略一盘点,今年,我的家庭农场纯收入达100万元左右。流转户也赚了个盆满钵溢。我隔壁的黄志荣,13亩责任田转给我经营后,两口子放心在外打工,月收入近5000元;老爷子在我田里做工,一天150元;我按每亩700斤流转金交给他9000斤稻谷,按每斤最低保护价1.32元计算,收成近1.2万元,加上国家给他每亩110元的种粮补贴共1130元,他一年农田收入就有1.3万元。